咨询热线:096-56996614

碳税的作用及其与碳交易的比较分析

2019年1月17日,华尔街日报刊出了一篇“以碳税作为应付气候变化工具”的公开信公开信,全美45位顶级经济学家,还包括27位诺贝尔奖获得者,4位美联储前主席签订了该公开信,敦促利用碳税,引领南北低碳经济。随后,华盛顿邮报、金融时报等媒体都展开了涉及报导。碳税作为掌控温室气体废气的最重要工具之一,已在众多国家充分发挥其预设起到,也是气候领域学界研究热点。本文将对各国实行碳税的发展进程展开辨别,总结其大力起到,并对比市场化排放量的另一最重要工具――碳交易,对实行碳税作出利弊分析。一、碳税的发展进程碳税是一项针对向大气废气二氧化碳而征税的环境税,从经济学看作,是庇古税的一种。设置碳税的意图是通过税收手段,诱导向大气中废气过多二氧化碳,从而减慢气候气候变化进程。华尔街日报刊出的公开信声称,碳税是目前为止最有效地和合理的应付全球气候变化的手段,利用市场的无形之手引领参与者南北低碳未来,获取了最不具成本效益的杠杆;为超过排放量目的,碳税的征税不应大幅减少,同时要维持碳税收益的中立性,以回避对政府规模的争辩;充足平稳且逐步减少的碳税可代替各种效率低落的碳法规,以市场手段增进经济快速增长;为避免碳外泄并维护美国的国际竞争力,不应创建基于边境的碳补偿系统,鼓舞其他国家也使用类似于的碳定价[1]。芬兰是全球首个征税碳税的国家。1990年,芬兰政府对化石燃料按碳含量征税1.62美元/tCO2的碳税,之后芬兰在1997年和2011年分别展开了税制改革,划入更加多征收对象以及使用更加科学的征收方法。现在芬兰碳税征税对象还包括汽油、柴油、轻质燃油、重质燃料油、航空煤油、航空汽油、煤炭和天然气等。碳税被指出是芬兰发展低碳经济最重要的手段之一。目前还包括加拿大、澳大利亚、英国、美国等20多个国家皆实行了碳税。

碳税的作用及其与碳交易的比较分析

世界各国征税碳税的时间如下表格右图:表格1.世界各国征税碳税的时间资料来源:根据公开发表资料整理二、碳税的大力起到――以英国为例从各个国家的发展情况来看,碳税对温室气体排放量和国家低碳转型等方面充分发挥了大力起到。以英国为事例,英国历史上煤炭资源非常丰富,煤炭为英国工业革命蓬勃发展获取了最重要反对。1882年世界上首座集中式公共燃煤发电机组在伦敦运营,英国沦为全球首个用于煤电的国家。目前英国政府正在通过调节能源结构等措施,利用清洁能源逐步替代化石燃料,力争在2025年前逐步出局煤电。碳税是协助英国构建电力系统低碳转型目标的最重要工具。英国在2013年启动了“地板碳价”机制,即原作碳价上限,一旦EU ETS碳市场中的碳价约将近原作的地板价,英国政府就通过税收来填补差额。“地板碳价”起到于电力行业[2],用碳税填补机制来增加碳交易中的价格动荡不安,平稳预期,增进低碳投资。在该政策下,电力公司需按照地板碳价对其产生的二氧化碳废气展开缴纳,从2015年开始,英国的地板碳价为18英镑/吨,仍然沿袭到2021年。高额的碳价使得以煤炭为燃料的煤电丧失竞争力,而碳排放量比较较低的天然气发电、可再生能源发电愈演愈烈出有市场潜力。在碳税的影响下,英国的煤电厂效益渐渐减少,许多煤电厂暂停运营。截至2018年底,英国只有6个煤电厂还在运作[3]。从右图1可以显现出,自2013年英国实施碳税以来,对煤电厂的冲击极大,燃煤发电量降速显著。而废气较低的天然气发电以及风力和生物质等清洁能源发电却在碳税的起到下步入快速增长,特别是在是天然气发电,在2014年以后代替煤电,沦为了英国电力供应最主要的燃料,同时风力发电从2012年的20太瓦时减至2018年的58太瓦时,增幅近2倍。2017年后,风力发电、生物质能发电体量皆早已多达煤电。图1.2012-2018年英国四种来源电力供给量英国煤电在碳税的影响下规模大大削减,电力系统对煤电的倚赖程度也渐渐减少。英国政府已宣告将在2025年前出局所有煤电厂。如图2右图,煤电供给比从2012年的将近4成(39.2%)一路降到2018年的5.1%,逐步从电力供给巨头演进为电力系统中较小的一部分。同时,英国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在2018年首次多达化石燃料发电总量。如图3右图,2018年煤炭发电和天然气发电分别占到总电量的5%和39%,总计44%;而可再生能源发电总和占到总发电量的53%。

碳税的作用及其与碳交易的比较分析

英国碳税预计在2020年后将再度下调。碳税的下调将更进一步断裂化石能源发电的利润空间,被迫英国的电力系统向更加较低碳排放的可再生能源转型,天然气发电将在碳税调低后受到冲击。有关机构预测,英国天然气发电的领先地位将在2020年被可再生能源发电代替,且如果英国要已完成其订下的自律排放量目标,天然气发电量占比需在2030年前降到25%以下[4]。图2.2012-2018英国煤电发电量占到总发电量比例图图3. 2018年英国各电力来源发电量占比图三、碳税与碳交易的较为分析碳税和碳交易都是以掌控温室气体废气为目的,增进节能减排的经济手段,都通过给CO2和其他温室气体彰显价格,从而为整个经济系统向低能效和低能耗转型获取一个信号。全然从理论上来讲,两种手段都是具备市场效率的经济措施。他们的主要区别在于,税收手段的碳价格(通过税率)是由政府制订的,排放量(或排放量量)则随市场供需而有所波动。在碳税政策下,企业不会根据排放量成本来要求一定时期内的排放量,一定时期以内的碳排放量是比较不高效率的,因此碳税手段被称作“基于价格”的经济手段。而碳交易体系的碳排放总量是由政府原作,碳减排量是高效率的,而碳价格则随着一定时期内可交易的配额数量以及社会、经济情况而再次发生波动,因此,碳交易手段一般来说被称作“基于数量”的经济手段[5]。目前这两种政策工具皆在全球范围内实行,比如欧盟、中国、韩国等国家正在使用碳交易的手段,而英国、德国等国家实行碳税也获得有效地成果。两者的实行各有利弊,在具体权责范围的情况下,两者也可相互配合,达到最佳排放量效果,例如欧盟正在探究实行统一碳税以填补欧盟碳交易机制(EU ETS)的严重不足。(一)碳税的较为优势与碳交易工具比起,碳税有以下几点优势:1.可以取得相当可观的税收收入根据“气候经济学之父” 尼古拉斯?斯特恩的观点,中国如果征税碳税,每年的税收收入高达2,800亿美元。根据国家税务总局的近期数据,2018年全国税收收入为137,967亿元,碳税收益可占税收总收入的大约14%。政府可利用碳税收益展开资源的再行分配,投资洗手交通、清洁能源等洗手基础设施领域,增进社会低碳转型;也可以成立专项基金,专款用作应付气候变化、提升能源效率、新能源技术开发、节约能源技术研发等领域。2.必要性刺激零碳和低碳行业的发展从上述英国征税碳税的例子可以显现出,碳税对英国的煤电厂产生极大冲击,断裂煤电利润空间,投资者改向更加洗手的天然气发电作为投资替代,英国的天然气行业取得了飞速发展。碳税对于低碳排放产业的影响必要且极大,而对零碳排放或低碳行业完全无实质影响,提升了其市场竞争力,促成投资资本向其弯曲。3.防止市场的不稳定性对排放量效果导致冲击从欧盟碳交易市场(EU ETS)的实践经验显现出,倘若市场机制的设置不完备、继续执行不做到,碳交易的节能减排效应将大打折扣。EU ETS因前期派发过多配额,供过于求,碳市场价格一路走低。

碳税的作用及其与碳交易的比较分析

不稳定的碳价造成控排企业积极性严重不足,影响排放量力度。碳税的征税更加平稳和持续,因税收的强制性使得纳管企业被迫采取措施掌控碳排放,否则将影响其经济效益。政府通过原作碳税税率并依赖国家权力机关继续执行,可在短时间内促成高碳、能源密集型行业尽早构建较小排放量,且很好地回避了配额分配不合理的问题。4.更容易实行和掌控比起于碳交易市场,碳税的实行较更容易,且实行成本较小。公开发表半透明的碳税制度更加合乎“谁污染,谁收费”的原则。碳税的征税可倚赖现有的税收体系,须设置新的机构,不不存在行政实行方面的障碍。比起于碳交易市场建设,碳税的实行成本较低,过程中不必须考虑到市场机制设置、设施设施建设等问题。政府可根据实际情况调整碳税额度,使其合乎排放量拒绝和经济发展市场需求。(二)碳税的较为劣势同时,碳税也不存在以下四点显著劣势:1.废气总量掌控方面严重不足常用碳交易机制的设置核心是总量掌控交易(Cap-and-Trade),是“基于数量”的手段,即在掌控温室气体废气总量的前提下展开市场交易,以市场手段鼓舞参与者为节能减排作出贡献并让多废气的单位代价适当成本。相比而言碳税是“基于价格”的工具,通过税率即价格来构建排放量,但无法有力地掌控总排放量,一些低废气、低收益的企业在碳税较低情形下仍然维持原先生产经营模式,排放量意愿较低。2.低税负影响经济与消费碳税的排放量效果与税费关系密切。碳税的征税需在一定低的税费基础上才能超过较好的节能减排效果。有关研究表明,2015年征税碳税情景与基准情景比起,税费为10元/吨CO2时,CO2废气将上升9.2%,大约排放量1.9亿吨,到2020年税费为30元/吨CO2时,CO2废气将上升19%,大约排放量4.3亿吨[6]。有关学者对美国征税碳税的研究也得出结论,若美国要以碳税工具已完成2050年的排放量目标,则碳税须要超过100美元/tCO2[7],如此低的税负将相当严重断裂美国企业的生存空间,甚至影响出口商品的国际竞争力,进而减少美国在国际社会的影响力。因为税收自身的传导效应,在电力、燃料等能源源头征收,税负最后不会转嫁到下游消费者身上,影响日常消费。3.不易产生级联效应(Cascading effect)碳税的级联效应也是政府在征收前要重点研究的对象之一。所谓级联效应是指单一税自荐于商品从生产到销售的各个环节,最后积累于末端消费者处。碳税中没关于进项税免除的规定,更容易造成末端消费者被反复征收的情况。例如1992年丹麦对企业和家庭同时课征碳税,起到于企业的碳税最后不会通过供应链的商品流动移往到家庭上,而家庭本身也须要交纳碳税,两者之间否不存在反复征税的问题有一点注目和研究。4.有利于全球排放量体系的链接征税碳税是一种财政手段,各国不会依据各自的具体情况制订政策。有所不同严格程度的碳税将使全球呈现出混杂的排放量体系,有利于全球排放量的一致性,特别是在是在经济全球化程度越来越低的2020-03-08 ,跨国公司可只能调整市场策略将高碳产业移往至税负较重的国家,导致本国碳外泄。欧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自由选择了碳市场作为排放量工具而不是碳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