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96-56996614

气候变化的重点与关键因素

“气候变化比我们想象中远比还要慢,在一切都显得太迟之前,我们必需集中力量行动。对于很多地区、人们甚至是国家来说,这已是生与死的问题。卡托维兹无法忍受告终。”――联合国秘书长古代特雷斯12月2日,第24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4)在波兰城市卡托维兹拉开帷幕。来自近200个国家和地区的代表,将在为期两周的时间里,环绕气候管理议题进行磋商。而为保证《巴黎协议》可在2020年成功落地,各项议题的首要目标,就是已完成协议实施细则的最后谈判。也于是以因此,COP24被指出是时隔2015年巴黎大会之后,应付气候变化进程中最关键的一次会议。严峻形势之下,应付气候变化工作不应逃跑哪些重点?又有哪些关键的影响因素?会议之外,多位业内人士向记者阐释了自己的观点。焦点一:减煤目前仍是后遗症多国的重中之重作为波兰第十大城市,卡托维兹分担着该国90%以上的煤炭生产,因此带给的环境问题十分引人注目。记者了解到,与“东道主”具有类似于后遗症的国家不在少数。“大家总感觉韩国不讨厌用煤,事实并非如此。”韩国气候解决方案的组织主任朴智慧认为,截至2017年,韩国燃煤发电比例已约43%,因空气污染相当严重,公众对煤炭的印象持续好转。“赞成新建燃煤电厂的声音更加低,有地区还再次发生了大规模抗议活动,政府减煤目标却仍然过于明朗。”朴智慧回应,韩国目前有61个在运燃煤机组、7个开建机组,针对何时去煤、如何减煤等,政府暂不详尽的目标与计划。“我们也在与政府大力交流,期望通过延长电厂法定寿命、实行有序关闭等方式,前进去煤化工作。”在印尼,更加多后遗症来自于减煤后的替代工作。“2017年,印尼煤炭消费在一次能源消费中占到30.33%,出口比例大约为64%。我们计划到2050年将煤炭消费比重降到25%,同时逐步增加出口,以后2046年暂停煤炭出口。”印尼能源委员会会员阿巴迪.珀尔诺莫讲解。目标虽然具体,但阿巴迪.珀尔诺莫坦言,实行并非易事。“在此过程中,我们要逐步用可再生能源替代煤炭消费的缺口。但印尼可再生能源的发展水平仍然较低,2017年消费比重甚至严重不足7%。为构建替代目标,目前仍须要流经大量投资。”如何展开合理替代,也获得德国气候、环境与自然资源项目主任亚历山大.费舍尔的注目。他回应,1992年开始,德国就持续注目气候大会。“我们对气候变化工作十分投放,比如2015-2016年,温室气体废气增加近26%。但要改变对煤炭的倚赖,的确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减煤的同时,我们也要采取相应措施,获取大家需要缴纳得起的替代能源,确保能源密集型产业平稳运转。”焦点二:资金直接影响气候谈判进程的关键如果说减煤只是后遗症部分国家的问题,资金则是直接影响所有参予成员的关键所在。

气候变化的重点与关键因素

甚至在历届气候变化大会上,资金问题都是分歧仅次于的焦点。“资金问题一直是气候变化谈判中的核心问题,实质上,它也是影响到发展中国家能无法为应付气候变化做出更加多希望、更大贡献的核心问题。但在资金透明度问题上,发达国家又采行了有所不同标准,给谈判带给一些妨碍。”此前在拒绝接受记者专访时,生态环境部应付气候变化司司长李高就明确提出,期望发达国家能获取充份有效地的资金反对、获取更为详尽的信息,对发展中国家关心的资金方面议题给与大力、建设性的对此,“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成功推展卡托维兹会议谈判”。中国气候变化事务尤其代表解振华也在会前认为,COP24之行的期望之一就是彻底解决资金问题。“哥本哈根会议上已明确要求,2020年之前,发达国家每年要为发展中国家获取1000亿美金的资金反对。我们期望发达国家首度排放量,对资金实施情况也要盘点检查,为2020年之后更进一步实施《巴黎协议》、构建应付气候变化的长年目标奠下一个好的基础。”记者从生态环境部更进一步得知,就在COP24揭幕当日,世界银行首席执行官格奥尔基耶娃已宣告,计划在2021-2025年投资2000亿美元反对气候行动,其中世界银行出资1000亿美元、动员私营资金1000亿美元。不过尽管开局尚之信,仍有业内人士回应“打了个问号”。一位不愿明示的专家向记者坦言,只不过从2009年开始,资金问题就如期没能获得有效地解决问题。按照《巴黎协议》的拒绝,1000亿美元只是最低标准,为更佳协助发展中国家减慢气候问题,2020年后资金反对不应逐步减轻。“预计,允诺能否还清、参考何种标准等问题,仍待更进一步具体。”焦点三:洗手技术中国市场空间未来将会超强20万亿在多位受访者口中,影响下一步应付气候变化工作的重点,还有“洗手技术”。“作为主管部门,我们期望通过有所不同方式、渠道,理解更加多新技术及其应用于情况,比如高效的新能源技术、污染源监测技术等。通过这些新技术,才能构建更加高效的社会生产,以更加低消耗、更加较少废气,来符合生产消费和社会运转的市场需求。”北京市生态环境局科技和国际合作处长明登历告诉他记者。亚历山大.费舍尔也称之为,技术发展是未来应付气候变化的最重要承托,“我们必须通过技术的创意和突破,协助解决问题经济发展和气候变化以及环境保护之间的对立。”预示市场需求大大快速增长,洗手技术的发展方向确有?在中关村创蓝洗手空气产业联盟主任解洪兴显然,中国正是仅次于的潜在市场。“我们伤心地看见,在国家具体的7个战略新兴产业中,节能环保、新能源汽车、新材料及高端装备等4个产业,都与洗手技术密切涉及。到2030年,中国的洗手技术市场空间未来将会超过20万亿元。”解洪兴向记者举例称之为,在发展空间仅次于的交通领域,新能源汽车将占有主导。根据预测,2018-2030年,新能源乘用车和大中型客车带给的市场空间或约13.9万亿元。又如在燃煤污染防治方面,预计到2030年,我国煤炭消费比重将由2012年的68.5%降至45%以下,已完成1.32亿千瓦的燃煤机组的超低废气改建,以及4亿吨散煤的清洁能源替代,由此促成1.2万亿元以上市场空间。这一众说纷纭,也获得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姜克隽的赞成。“要构建到2020年,将全球加剧掌控在1.5摄氏度的目标,我们必须大量技术作为承托。但也要看见,诸如二氧化碳捕集与报废等技术,目前在我国发展仍比较偏弱,或者说不存在较小提高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