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96-56996614

数说中央环保督察:被问责正厅级干部人数增加,国土系统被问责人数首超环保部门

4月22日,吉林、浙江、山东、海南、四川、西藏、青海、新疆(不含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以下全称兵团)8个第四批中央环境保护专员公署省(区)统一对外发布中央环境保护专员公署接管的生态环境伤害责任追究责任问题问责情况。从明确问责人数、问责情形到问责产于情况来看,第四批中央环境保护专员公署问责引人注目了主要领导的责任,问责级别更加低;依法从宽追究责任主要领导责任,问责力度更加大;问责人员基本涵括生态环境保护工作的涉及方面,问责范围更加甚广。8省(区)在问责过程中坚决坦率问责、权责完全一致、终生追责的原则,侧重追究责任领导责任、管理责任和监督责任,突显了中央环境保护专员公署敢抓敢管、平捉直管、强力追责的制度刚性。问责级别更加低第四批中央环境保护专员公署8省(区)共计问责1035人,其中,厅级干部218人(正厅级干部57人),处级干部571人(正处级干部320人)。将这一组数据与此前三批中央环境保护专员公署公开发表接管案件问责情况展开较为难于找到,被问责的领导干部层级更高了,其中正厅级干部人数有所增加,正处级干部人数堪称大幅度减少。仅有与第一批中央环境保护专员公署覆盖面积省份完全相同的情况展开较为,虽然问责人数增加了,但是被问责的主要领导是更加多了,问责的层级更加低了。第一批中央环境保护专员公署中,8省(区)共计问责1140人,其中厅级干部130人(正厅级干部24人),处级干部504人(正处级干部248人)。相比之下,第四批中央环境保护专员公署中正厅级干部减少了33人,正处级干部减少了72人。中央环境保护专员公署将党政“一把手”作为同责的追责对象,正是逃跑了领导干部中的“关键少数”,从而能有针对性地解决问题权责不一、问责懦弱等问题。

数说中央环保督察:被问责正厅级干部人数增加,国土系统被问责人数首超环保部门

在第四批问责人员中,负起领导责任的党政“一把手”沦为重点问责对象,这也是此次问责的一个鲜明特点。细心辨别难于找到,在前三批中央环境保护专员公署中,平均值每个省份被问责65名处级干部,而在这一批中,这个数字是71人。在第四批中央环境保护专员公署公开发表接管案件问责中,无论是在哪个层级,每个省份的平均值问责人数都是呈现出下降趋势。应当说道,各地早已充份认识到,唯有高扬生态环境伤害责任追究责任的利剑,对生态环境保护渎职失责违纪问题查办慢办,才能促成地方党政负责人大力分担生态环境保护与管理的责任。问责力度更加大根据《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对党的领导干部的问责方式还包括通报、诫勉、的组织调整或者的组织处置、纪律处分等。一般按情节长短实行一种或多种问责方式。总体来看,在第四批中央环境保护专员公署被问责人员中,诫勉296人,党纪政务处分773人(次),收押司法2人,其他处置10人。被问责的厅级干部中,诫勉72人,党纪政务处分155人(次),其他处置1人。与前三批中央环境保护专员公署问责情况展开对比找到,第一批问责人员中有20人情节较重,意味着给与通报处置,在随后的几批问责情况中,程度最重的也是受到诫勉。而在第四批被问责的厅级干部中,诫勉人数多达72人,完全是第二批、第三批同类别问责人数的总和。从一系列数字变化中可以明晰地显现出,中央环境保护专员公署的问责力度正在增大,同时,终生追责也早已沦为常态化。在此次问责情况通报中,官员职务前经常出现“时任”和“卸任”两个字的比例很高。

数说中央环保督察:被问责正厅级干部人数增加,国土系统被问责人数首超环保部门

诸如针对吉林省辽河流域水环境质量相当严重好转问题,22人被给与党纪政务处分,其中有15名官员职务前经常出现“时任”两字;针对浙江省违法违规城外填海造地问题,浙江省共计问责33名干部,其中有13名官员职务前经常出现“时任”两字;针对新疆乌鲁木齐市非法灌入污泥强占毁坏国家级公益林问题,共计问责9名干部,其中有8名官员职务前经常出现“时任”或“已卸任”。一些被问责人员虽然早已调离原本的工作岗位,有些早已卸任,但是依然无法免遭被追责。这些案例时刻在充分发挥警告和威吓起到,规劝各级党委、政府及所属部门负责人,在其位必需谋其政尽其责,否则迟早会被追责。问责范围更加甚广根据通报,第四批中央环境保护专员公署8省(区)被问责人员中,地方党委61人,地方政府208人,地方党委和政府所属部门684人,国有企业31人,其他有关部门、事业单位人员51人。中央环境保护专员公署制度在设计之初就明确提出,专员公署的对象重点是各省级党委和政府及有关部门,并沉降到部分地市级党委和政府。于是以所谓,中央环境保护专员公署既在“查事”更加要“察人”,正是“督政”的要义所在。这一特点在中央环境保护专员公署总计四批的问责通报中获得了充份印证:四批中央环保专员公署问责人员中,地方党委、政府及其有关部门一共被问责人员3692人,而国有企业、其他有关部门、事业单位及基层工作人员总计448人,党委、政府及其有关部门被问责人数是其他人数的8倍以上。中央环境保护专员公署正是通过问责来倒逼地方各级党委政府及其有关部门确实实施“党政同责、一岗双责”的拒绝,对于不作为、快作为,甚至渎职、渎职问题不予坦率严苛地追责问责。辨别过去三批中央环境保护专员公署问责情况,在党委政府有关部门中,环保部门仍然都是被问责的“大户”。而在第四批问责中,国土系统被问责人数首次多达环保部门。在第四批中,国土103人,环保99人,寄居辟78人,水利68人,海洋67人,工信56人,林业50人,发改43人,城管27人,农业17人,质检11人,交通7人,旅游、卫计委等其他部门58人。应当说道,被问责人员基本涵括了生态环境保护工作各涉及方面,除环保部门外,其他部门被问责人员数量也大幅减少。可以显现出,中央环境保护专员公署力求通过督政问责,把生态环境保护工作从以往个别部门单打独斗提高到政治责任与政府行政责任高度融合、紧密配合、责权统合的新高度。此轮专员公署问责毫无疑问向外界表达了一个具体信号,生态环境保护必需坚决“党政同责”和“一岗双责”,有权无以有责、有责要担任、失责无以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