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96-56996614

中巴经济走廊项目怎么看待环境危机?

巴基斯坦政府忽略中巴经济走廊中能源和基础设施项目对气候导致的影响。相连中国新疆与巴基斯坦的喀喇昆仑公路中巴经济走廊(CPEC)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中最不具战略性的工程之一。去年,巴基斯坦计划发展和改革委公布了一项长年计划,制订了CPEC的目标。该计划十次提到“环境”,但是却不是经常出现在有关自然环境的内容中,而是主要经常出现在还包括地缘政治、外部、宏观、市场和融资环境等部分。

中巴经济走廊项目怎么看待环境危机?

“可持续”一词被用于了四次,但仅在经济快速增长、指导方针和运输行业中提及。气候危机在该计划中仅有提及了一次,而且还是在“气候变化产生的潜在影响”(斜体字)的部分中。否有人严肃分析过CPEC项目和气候危机问题?巴基斯坦媒体上的许多文章对CPEC的环境影响明确提出了疑惑,但是或许没有人试着得出一个具体的答案。人们用强有力的国家话语,比如“颠覆性的工业化”和“经济发展”来说明CPEC给巴基斯坦带给的种种益处,却掩饰了显著而现实的答案。CPEC项目的主要目的是什么?我们被告诉分三个阶段。首先是避免基础设施和通信瓶颈,这就必须建设许多煤炭、水电和可再生能源项目。根据国际能源署的近期煤炭报告,巴基斯坦新建燃煤电厂超强4百万千瓦,还有约完全相同规模的电厂正在建设中。到2024年,煤炭消耗量预计将以每年9%的速度快速增长。除了能源项目外,还有一条新的高速公路,从西南沿海的瓜达尔穿过该国,到中国北部边界的红其拉甫口岸。早已开始的第二阶段,主要集中于在工业化和农业等领域。各个新建的工业园区正在分期分批地建设之中,还有农业领域的合资企业,它们将快马加鞭地推展巴基斯坦的经济南北兴旺。而项目的第三阶段我们完全去找将近任何信息。但是,这些CPEC项目中否有考虑到了气候危机?今年初,夏威夷的莫纳罗阿(Mauna Loa)天文台记录到大气中二氧化碳浓度多达了百万分之四百。最近一次地球大气中碳含量如此之低的记录再次发生在250万年前。相当严重的气候危机导致全球生物多样性失去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好转。

中巴经济走廊项目怎么看待环境危机?

兴都库什-喜马拉雅地区对温度下降比我们以前指出的更为脆弱。全球温度平均值增高幅度从1.5C下降到2C,冰川融化量将不会从35%增高到50%。2030年之前,碳排放量必需每年上升2.7%,才能超过《巴黎协议》2摄氏度的温控目标。这些排放量速度比各国所表示同意的速度快三倍。根据《大自然》杂志的一项研究,温度增高2摄氏度与增高1.5摄氏度比起,最少不会造成丧生人数减少1.5亿,其中大部分再次发生在非洲和亚洲城市。巴基斯坦作为非工业型经济体,各城市本就因柴油、汽油、燃料油和煤炭等消费而备受剧毒空气污染的威胁。在CPEC第一阶段占据相当大比重的燃煤发电厂将使巴基斯坦的空气质量危机更进一步好转。而且,如果政府不严厉打击该国现有的劣质柴油和石油产品,那么规划建设的Khunjerab-Gwadar公路上行经的老旧卡车仍将是这场公共卫生危机的主要诱因。

中巴经济走廊项目怎么看待环境危机?

到本世纪末,全球温度有可能下降4.9摄氏度之多。到那时,巴基斯坦大部分地区将无法展开农业生产,该国北部地区的居民和文化将不复存在,更加不用说冰川了。那么,CPEC的气候危机反映在哪里?CPEC长年计划文件中并未做出气候允诺。CPEC能为中国切断阿拉伯海的地下通道,防止其南海线路经常出现问题。巴基斯坦期望以区域合作和经济发展的名义让这条高速公路穿过世界屋脊,让柴油卡车飞驰在这条公路上。但在气候领域中,此类项目却有可能造成更进一步的生态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