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96-56996614

2030年以前,让全球30%的海洋成为海洋保护区,可能吗?

2030年以前,让全球30%的海洋成为海洋保护区,可能吗?

今年,绿色和平与民促会一起合作的全球海洋生物多样性维护项目,倡议通过创建海洋保护区,“在2030年之前维护全球30%的海洋”。为增进这个目标的构建,牛津大学、约克大学的科学家们与绿色和平国际历时一年、联合编写了《30x30:全球海洋维护的蓝图》(以下全称《蓝图》),刻画了海洋保护区规划的远景。《30x30:全球海洋维护的蓝图》中文版概要封面绿色和平公海——也即各国国家首府范围之外的海洋,其面积占了全球海洋面积的61%。目前海洋保护区共计占到全球海洋总面积的4.8%,而在公海区域,这一比例仅有为1.2%。因此,若想构建30%的维护目标,我们必须在公海成立更好的海洋保护区。《蓝图》的研究范围还包括了整个公海,是目前同类型研究中研究范围仅次于的一本报告。《蓝图》的分析表明,通过系统规划的方法成立公海保护区网络,既可以有效地维护各种海洋生物及其栖息地,又可以有效地减少社会经济成本。2019年4月4日,纽约BBNJ第二次政府间会议边会现场,绿色和平公布《蓝图》并敦促联合国在2020年制订出有“公海生物多样性协议”,使得在公海上成立和管理保护区沦为有可能。 Stephanie Keith / Greenpeace为什么要在2030年之前维护30%的海洋?人类活动造成的各类环境问题,给海洋和海洋生物造成了各种各样的“困难”。目前早已构成共识的是,海洋保护区是维护海洋生物及其栖息地、修复海洋生物多样性、修缮海洋生态系统和保持最重要生态服务的关键工具。但依然尚待构成更加普遍的共识的是,我们究竟必须多少海洋保护区?更加多的科研工作者和政策制定者早已认识到,为了完全恢复和保持海洋生态系统的身体健康,必需将海洋作为一个整体,制订基于海洋生态系统的海洋管理和综合治理方法,尤其是创建普遍的保护区网络,以获取鱼类生活史中有所不同生长阶段的关键栖息地对连通性的市场需求。——中国科学院院士、物理海洋学家苏纪兰院士在现有全球保护区目标建议中,“在2030年之前维护全球30%的海洋”是最主流的一个。2014年,IUCN世界公园大会指出“不应将更加多的海洋另设为保护区,且保护区不应保证覆盖面积每种海洋栖息地的30%”;2016年的世界大自然维护大会更进一步明确提出,不应“在2030年达成协议30%的维护目标”。对于这一目标,有人指出其“遥不可及”,因为直到2019年全球海洋保护区面积也才只有4.8%;也有人指出这个维护目标“远远不够”,并敦促“为了解救地球,不应维护50%的大自然”,其中还包括被誉为“社会生物学之父”的美国知名生物学家E. O. Wilson。

2030年以前,让全球30%的海洋成为海洋保护区,可能吗?

把全球30%的海洋变为保护区,总共分几步?公海上一些最壮丽、最不具标志性的野生动物的耗尽速度令其世界愤慨。海鸟、海龟、鲨鱼和海洋哺乳动物的明显增加说明了了一个损坏的管理体系,联合国的各国政府必需立刻修缮这个体系。——约克大学海洋维护生物学家卡勒姆·罗伯茨(Callum Roberts)教授目的协助修缮这个“损坏的管理体系”,《蓝图》利用计算机软件Maxran,回溯出有数百种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的设计方案。在超过30%或50%的维护目标的同时,最大限度增大因成立保护区带给的社会经济成本,并让保护区规划能适应环境更加普遍的环境变化和不确定性:在30%的维护目标情境下,《蓝图》回溯出有的数百种海洋保护区网络规划(图中橙色部分)方案之一。 Greenpeace首先,研究人员将全球公海区分成近2.5万个边长为100公里的正方形规划单元格,同时搜集如鲨鱼、海底山、深海热液、海洋锋面等总计458两组近期各类数据,用作作为回溯保护区方案的维护特征;接下来,利用软件回溯出有数百种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的设计方案。为了使保护区的设计需要适应环境气候变化、海洋酸化等各种环境变化和不确定性,在回溯的过程中,研究人员使用了三种方法:1.由于无法精确预测“哪些海域在未来最有可能遭到环境变化的影响”,研究人员在规划保护区时,使用“集中自由选择坐落于全球有所不同方位的同类型栖息地”的方法,以减少它们受到完全相同环境变化影响的可能性,这类似于经济学上通过投资人组集中风险的方法。2.不断扩大保护区面积,从而强化有所不同海洋区域的相连,强化保护区的“休息”和“廊道”起到,使动物需要在有所不同的栖息地间迁移,寻找适合的生存环境,以适应环境外界的变化。3.开拓性地通过海表温度历史数据辨识出有“大自然温度变化较小和较小”这两种对于应付气候变化意义根本性的区域,并将其划入保护区网络的设计。在大自然温度变化较小的地区,物种适应环境了环境条件的波动,因此其生态系统有可能具备适应环境未来变化的能力;在大自然温度变化较小的地区,各种变化更为较慢,生态系统将有更加多的时间去适应环境的变化。《蓝图》交织了海洋保护区的一些辩论焦点问题,在公海保护区规划方面的仿真实践中,有助为未来海洋保护区的建设获取信心和智慧,并为BBNJ的谈判进程及有效地海洋维护方案的求索之旅获取助益,为生物多样性的维护和人类的可持续发展获取更好的自由选择。——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特聘教授,上海交通大学海洋法治研究中心、极地与深海发展战略研究中心主任薛桂芳维护与利用的均衡,有可能去找获得吗?由于海洋保护区的成立牵涉到到公海上的有所不同类型的经济活动和利益问题,《蓝图》也企图找寻“维护与利用”之间的均衡,在构建30%的维护目标的同时,极力减少社会经济成本:比如,为了增加海洋保护区有可能给渔业捕鱼带给的负面影响,研究人员参照“全球渔业仔细观察”(globalfishingwatch.org)的公开发表数据,将现有捕鱼活动的区域和强度等数据划入保护区的系统规划中。《蓝图》的保护区网络设计方案表明,只必须对现有捕鱼投放的20%或30%展开新的布局,创建具备代表性的生物多样性保护区网络是不切实际的。

2030年以前,让全球30%的海洋成为海洋保护区,可能吗?

此外,保护区能使鱼类种群以求修复、生态系统的身体健康以求提高,长年显然也是“收益小于成本”的。但《蓝图》也认为,在保护区以外的区域,依然必须强化可持续的渔业管理。创建海洋保护区对维护和留存海洋生物的多样性至关重要。《蓝图》根据海洋生态学家多年来累积的物种产于科学知识,明确提出了一个可靠的公海海洋保护区全球网络设计,具体了一种贯彻实行新的框架的方式,以维护国际水域的海洋生物,还包括那些濒临灭绝的物种。——牛津大学动物学系由客座教授亚历克斯·罗杰斯(Alex Rogers)埃及Samadai珊瑚礁和鱼群Greenpeace / Marco Care深海矿业是一项新兴的产业,目前还正处于勘探阶段,仍未开始商业研发。《蓝图》分析表明,由于这些活动大多是在具备很高生物多样性价值的海域展开的,把这些区域回避在有可能的海洋保护区之外,不会严重影响公海的大自然和生态系统功能,进而巩固我们在其他方面对维护生物多样性作出的希望。所以,《蓝图》建议不应新的评估登录用作勘探和研发的区域,在保证公海保护区网络建设的所有最合适海域不被闲置之后,再行打开海底矿业。大西洋“重生之城”深海热液场的碳酸钙白色“塔楼”,这里被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辨识为具备最重要生态或生物意义的海域,却经常出现在了海底矿业勘探合约的区域内。 NOAA / OAR / OER为海洋维护画一幅蓝图,也为奠定30%的目标流经信心虽然“2030年以前,让全球30%的海洋沦为海洋保护区”这一目标还有待达成协议更加普遍的共识,在其沦为具备约束力的目标之前,《蓝图》通过未来发展这一目标的实行,展出了这一目标的可行性,为奠定这一目标流经了强劲的信心。另外,从这项任务的复杂性和考虑到成本效益的必要性抵达,必须创建一个全球机制,由各国政府联合划界海洋保护区,并采行贯彻的保护措施——这正是联合国“国家首府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水土保持和可持续利用(BBNJ)”国际文书谈判正在解决问题的问题。《蓝图》是科学家与环保的组织为推展和构建这一目标作出的尝试,期望能让更加多人看见全球海洋维护的迫切性,以及通过合作构建全球海洋维护的可行性;而要确实构建这一里程碑式的目标,我们期望国际社会为了城主我们联合的海洋,打开更好的合作。